野。全職用子博。
灣家繁體注意。
葉修本命。
主韓葉、黃喻。

© 荒。 | Powered by LOFTER

他買了國內買不太到的咖啡豆。

他買了自己從未看過的漫畫最後一集。

他們度過一個沒有彼此的情人節。

可心裡想的都是對方。

喻隊生日快樂,對不起明明是生日卻撒不了糖_ノ乙(、ン、)_

試試定時發布壓線發,就不佔生日賀tag的位了。

0105

→接續的兩人。


  做了個令人不愉快的夢。黃少天想。

  夢裡他站在曾跟喻文州去過的飯店門口,人來人往,他就站在來往的人群中央,雙眼直盯著站在飯店乾淨透亮的落地窗前的喻文州。

  黃少天清楚自己從未看過喻文州抽菸,雖然沒問過但以他對喻文州的認識,那人是不抽菸的。

  可是夢中的喻文州從長大衣的口袋裡拿出煙盒,點上火,一口接著一口。

  他想起剛被魏琛抓進藍雨、還追著在人後頭喊魏老大的時候,從拿菸到點火,最後咬著菸邊罵人都能一氣呵成,那時有個藍雨選手也跟魏琛一樣是個老菸槍,可和魏琛不同的是他從不用打火機,非得用火柴,沒火柴卻犯煙癮時還非得自個兒出去跑一趟商店,死...

1203。

  醒來時天還沒亮,黃少天趴在床上伸手摸著尋找手機,時間不過五點。

  還早。

  就連平日練習都沒這麼早起過,今天難得的假日沒有訓練沒有檢討會沒有工作代言,毫無壓力痛快的假日,黃少天自個兒也不知怎麼就醒了。

  頂著睡亂的頭髮從棉被裡探出頭。還真挺冷的。翻個身又把頭蒙上,左翻又翻再繼續躺著也沒睡意,抓抓頭從床上坐起,他還穿著夏天的短袖短褲,一離開溫暖的被子雞皮疙瘩爬滿身,縮起身子雙手不停搓著手臂,雙腳套上夏休時跟大家一起買的塑膠拖鞋,啪搭啪搭走出房門拐個彎,跑到隔壁房門前。

  雖想這時間人八成也還睡著聽不見聲音,黃少天還是意思意思敲幾下門板才開門進去,進了人家房裡他不敢發出太大的聲...

1202。

  披著浴巾帶著一身水汽裸身從浴室出來時,黃少天穿著牛仔褲,赤著上身盤腿坐在窗邊的竹編椅子上,專注盯著手機畫面,也不知是發現還沒發現,頭連抬起來看一眼也沒有。

  喻文州也沒管對方有沒有在看,擦乾身體後撿起扔在地上的衣物,不是自己的就往黃少天的方向扔,是自己的就一件件掛在手臂上,然後一件件整齊穿戴,床上的凌亂似乎和他一點關係也沒有。

  他在桌子底下找到眼鏡,那是他拿來掩飾用的,檢查鏡框沒歪還好好的,方才黃少天摘掉時扔的有些大力,他還擔心該不會給摔壞了。從外套口袋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時間,喻文州連聲招呼也沒打逕自走出房間帶上門,留下黃少天一人。

  像這樣開房上床次數有幾次喻文州連算都沒算,...

未使用的棄稿。

寫在前面:

→十年一瞬沒用到的棄稿

→其實只是想講最後的廢話


  從記者會離開回到備戰室,韓文清才推開門就看到宋奇英一張哭臉。電視裡的記者會直播已經輪到興欣,葉修後頭跟著方銳羅輯,三人就定位坐在他們剛才才坐過的椅子。

  張佳樂看不下去,將一旁矮桌上的面紙盒整盒遞給宋奇英。「拿去擦擦,鼻涕都留下來了。」

  邊謝前輩邊接過面紙,胡亂將臉上的淚痕擦乾,宋奇英吸著鼻子和前輩們一塊看起興欣的記者會。

  從林敬言的退役,到團體賽的表現,興欣的回答沒什麼特別可看性,除了葉修那句推斷全錯令張新杰挑起眉毛,推了推眼睛說回去要再重新研究一次。

  「研究是一定,但是葉修說的話能信嗎?」張佳...

【黃→喻】

寫在前面:

→黃少你看看你你看看你(゚∀゚)9m

→上述與內容無關


  打哈欠時眼角泛出淚水,黃少天輕輕動著頸肩,長時間維持同一個姿勢現在脖子有些僵硬難受,輕揉眼睛視線慢慢恢復清晰。他剛睡了一會兒,坐在車上除了滑手機上也沒什麼其他娛樂,但看久了眼睛疲勞,電源也開始閃起黃燈,收了手機隨著車子行徑搖晃發呆最後也迷迷糊糊睡著。

  從口袋摸出手機看時間,三點二十,說早安天還沒亮、說晚安也不對。他轉頭看隊友,一個個睡得東倒西歪,個頭高的宋曉直接佔了兩人的座位躺,那雙腿都跨到走道另一側的座位扶手上。

  忍不住又打了哈欠,腦中算著還有多久會到底目的地。藍雨接了個廣告代言,廠...

【黃喻】

  睜開眼睛,黃少天抓著手機的手指就在面前,似乎看到什麼嘴裡正嘟嚷著。

  雖然黃少天借了大腿給他當枕頭睡,但他並非真覺得睏,只是覺得累,心理上的。

  「隊長你醒啦?感覺還好嗎你也不過才睡了半小時,要不要再睡會等晚餐我再叫你起來?還是我大腿硬不好睡?要不睡枕頭吧我發誓我都有洗絕對沒有口水在上頭。」看見喻文州醒了,黃少天放下手機撥弄自家隊長的瀏海。

  喻文州淺淺地笑了笑,伸手拉住黃少天的手,先是抓著手指順著指根往指頭拉,然後十指交扣,對上黃少天的眼睛時說了句沒事。

  「這樣躺很舒服。」

  黃少天回握對方的手,在喻文州的手背上輕吻。「難受就跟我說,我在這。」

  像是生怕對方沒...

【韓葉】夏休02-2

寫在前面:

→兩人的夏休第二天結束ヽ(゚∀゚)ノ


  葉修待在霸圖的這兩天都在整理世界賽中國隊的賽事資料,用來隨手記錄的筆記本密密麻麻是潦草的字跡,這頭初賽的視頻還在反覆重看,手上比沒停過,後頭八強、四強賽還載到一半,打開資料夾從個人、擂台、團體賽分門別類存檔,裡面除了記錄選手狀態、戰術、場地,還記錄他個人的想法,中途覺得有所遺漏又將視頻時間軸拉回去重看。

  本來他打定主意這兩天至少先將中國隊的賽事整理完,再開始其他國家的賽事,結果為了韓文清到底該不該照三餐(正確來說是兩餐),在飯點時分特地從訓練室回到宿舍不為了休息,只是來喊人出去吃飯這點爭論一晚。葉修停下手上的工...

【韓葉】夏休02-1

寫在前面:

→兩人的夏休第二天

→開啟寫多少貼多少模式,所以2-1之後還會有2-2甚至2-3


  葉修醒來時,床上的韓文清還在睡,離鬧鐘響還有段時間,他緩慢坐起,連著伸懶腰的動作都緩,覺得腦袋清醒些才邊抓肚子邊走去梳洗。看了一眼熟睡的韓文清,從昨晚換下的牛仔褲口袋裡翻出煙盒,套上鞋子開門走出房間。

  張新杰剛好晨跑回來,身上一身的汗正要開自己的房門。「前輩早。」

  「早。」講完一個進房間一個拐彎跑出去抽菸,自然的就像相處已久的老鄰居。


  鬧鐘響前韓文清先一步醒來,關掉鬧鈴,昨晚睡在地板的人早已不見蹤影。收拾地上凌亂的被子折好,連同枕頭一起疊好放在床上,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