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全職用子博。
灣家繁體注意。
葉修本命。
主韓葉、黃喻。

© 荒。 | Powered by LOFTER

[黃喻黃] 藍雨是個傷心地(一)

斷後路啦!

其實只要我不拖就不會有來不及的問題吧(被揍

先說,我真心是黃喻粉,但還是那句:「哈哈哈黃少你看看你m9」


菩提樹:

和 @荒。 一起寫的接龍文。耍流氓的ABO。盧劉有。

目前有出成小薄本的計畫。


---


在ABO的世界裡,沒人能比藍雨的隊員更傷心。


大部分的粉絲只知道藍雨沒有妹子,但那並不是藍雨的男孩紙們如此愁斷腸的原因。由於選手性別資料保密的關係,只有少部份公會核心幹部和電競雜誌記者了解,藍雨隊員之所以每年情人節七夕耶誕節乃至於跨年都特別痛苦特別見不得人家放閃,是因為他們非但沒有半...

转载自:菩提樹
 

他買了國內買不太到的咖啡豆。

他買了自己從未看過的漫畫最後一集。

他們度過一個沒有彼此的情人節。

可心裡想的都是對方。

喻隊生日快樂,對不起明明是生日卻撒不了糖_ノ乙(、ン、)_

試試定時發布壓線發,就不佔生日賀tag的位了。

0105

→接續的兩人。


  做了個令人不愉快的夢。黃少天想。

  夢裡他站在曾跟喻文州去過的飯店門口,人來人往,他就站在來往的人群中央,雙眼直盯著站在飯店乾淨透亮的落地窗前的喻文州。

  黃少天清楚自己從未看過喻文州抽菸,雖然沒問過但以他對喻文州的認識,那人是不抽菸的。

  可是夢中的喻文州從長大衣的口袋裡拿出煙盒,點上火,一口接著一口。

  他想起剛被魏琛抓進藍雨、還追著在人後頭喊魏老大的時候,從拿菸到點火,最後咬著菸邊罵人都能一氣呵成,那時有個藍雨選手也跟魏琛一樣是個老菸槍,可和魏琛不同的是他從不用打火機,非得用火柴,沒火柴卻犯煙癮時還非得自個兒出去跑一趟商店,死...

1212。

前篇在這裡→


  聽見關門的聲音,黃少天才抬起頭,往門口的方向看了一眼。

  離開椅子他成大字趴在床上,不久前喻文州還被他壓在這張床上,指甲修剪圓潤整齊的手指緊緊抓著床單,臉埋在慘白的枕頭裡藏住喘息,光裸的背上是他留下的指痕,腰的部份最為慘烈。

  黃少天一直覺得可惜,即便拉起喻文州跟他面對面,喻文州仍會轉頭不看他,或是乾脆環抱黃少天的脖子把臉埋在手臂裡,黃少天依舊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有壓抑的喘息和呻吟在耳邊。反而加深衝動的欲望。

  他不曾親吻喻文州,嘴唇、甚至臉頰、胸口、背都沒有,那宛如戀人之間愛憐的行為他都沒做過。因為不需要。在兩人關係明朗化之前這一切都不需要。

 ...

1203。

  醒來時天還沒亮,黃少天趴在床上伸手摸著尋找手機,時間不過五點。

  還早。

  就連平日練習都沒這麼早起過,今天難得的假日沒有訓練沒有檢討會沒有工作代言,毫無壓力痛快的假日,黃少天自個兒也不知怎麼就醒了。

  頂著睡亂的頭髮從棉被裡探出頭。還真挺冷的。翻個身又把頭蒙上,左翻又翻再繼續躺著也沒睡意,抓抓頭從床上坐起,他還穿著夏天的短袖短褲,一離開溫暖的被子雞皮疙瘩爬滿身,縮起身子雙手不停搓著手臂,雙腳套上夏休時跟大家一起買的塑膠拖鞋,啪搭啪搭走出房門拐個彎,跑到隔壁房門前。

  雖想這時間人八成也還睡著聽不見聲音,黃少天還是意思意思敲幾下門板才開門進去,進了人家房裡他不敢發出太大的聲...

1202。

  披著浴巾帶著一身水汽裸身從浴室出來時,黃少天穿著牛仔褲,赤著上身盤腿坐在窗邊的竹編椅子上,專注盯著手機畫面,也不知是發現還沒發現,頭連抬起來看一眼也沒有。

  喻文州也沒管對方有沒有在看,擦乾身體後撿起扔在地上的衣物,不是自己的就往黃少天的方向扔,是自己的就一件件掛在手臂上,然後一件件整齊穿戴,床上的凌亂似乎和他一點關係也沒有。

  他在桌子底下找到眼鏡,那是他拿來掩飾用的,檢查鏡框沒歪還好好的,方才黃少天摘掉時扔的有些大力,他還擔心該不會給摔壞了。從外套口袋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時間,喻文州連聲招呼也沒打逕自走出房間帶上門,留下黃少天一人。

  像這樣開房上床次數有幾次喻文州連算都沒算,...

【黃喻】雨之下

→收在Zone11發布的《19》中

→黃喻前提的藍雨 

→再也不要寫任何戰鬥畫面(吐魂)


  鄭軒真心覺得,壓力山大。

  不論是來自隊長擊殺靈魂語者的指示,還是身旁的盧瀚文邊閃躲黃少天的攻勢,邊喊我殺同時找機會回敬幾分,或是坐在對面不斷閃躲順便給自己刷血的徐景熙,嘴裡還嚷著是不是隊友,還有沒有點友愛之情啊,再或是從背後追擊而來的宋曉。

  但真讓他冷汗直流、手心手背都是汗的,是坐在斜對角、喻文州正對面,安安靜靜的黃少天。

  打從兩隊決定成員,坐定位置刷卡...

片段

→黃喻

→ABO

→快窗了


  這次全明星賽是藍雨主辦,怎麼說也得給自家選手一點特殊的待遇。其他戰隊的全明星早已在台上站一排,黃少天才緩緩走上台,投影上夜雨聲煩揮舞手中的冰雨,隨即盧瀚文也從舞台另一頭出現,流云也順勢衝入夜雨聲煩面前,藍雨的兩代劍客透過手上緊握的劍對話。

  盧瀚文走到舞台中間、黃少天的面前,本來這時候應該是兩人握手後,旁白講述兩名劍客的傳承,可是盧瀚文卻握住黃少天的手時,自己說了不是預先練習的台詞:「我才不要繼承黃少、才不要繼承劍聖的名字。」

  正當場內氣氛因為盧瀚文這一番話感到錯愕時,盧瀚文接著下去說:「我要成為超越黃少的劍聖。」

  ...

未使用的棄稿。

寫在前面:

→十年一瞬沒用到的棄稿

→其實只是想講最後的廢話


  從記者會離開回到備戰室,韓文清才推開門就看到宋奇英一張哭臉。電視裡的記者會直播已經輪到興欣,葉修後頭跟著方銳羅輯,三人就定位坐在他們剛才才坐過的椅子。

  張佳樂看不下去,將一旁矮桌上的面紙盒整盒遞給宋奇英。「拿去擦擦,鼻涕都留下來了。」

  邊謝前輩邊接過面紙,胡亂將臉上的淚痕擦乾,宋奇英吸著鼻子和前輩們一塊看起興欣的記者會。

  從林敬言的退役,到團體賽的表現,興欣的回答沒什麼特別可看性,除了葉修那句推斷全錯令張新杰挑起眉毛,推了推眼睛說回去要再重新研究一次。

  「研究是一定,但是葉修說的話能信嗎?」張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