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全職用子博。
灣家繁體注意。
葉修本命。
主韓葉、黃喻。

© 荒。 | Powered by LOFTER

【黃喻】01.焦躁感

寫在前面:

→御題出處:人工製品(Artifact)




  黃少天現在只覺得煩躁。

  明明是個和戀人開開心心出門約會的好日子,天氣晴朗氣溫雖然隨著夏天腳步開始逐漸升溫但也還算是舒適,喻文州今天也放下隊長身份好好放鬆一下,兩人從早上電影、中餐,到現在逛街休息,都能看見他輕鬆自在的笑容,真的,在也沒有比今天更好的日子。

  戀人開心黃少天卻覺得煩。

  榮耀發展多年,聯賽一年比一年盛大,他們這些職業選手也都具有一定的人氣,平常上街不至於全副武裝包的密佈通風,但簡單的偽裝還是免不了,今天也是鴨舌帽、平光眼鏡稍微遮掩長相,黃少天自身極具話癆特色也盡可能低調再低調、小聲再小聲,真的想說就拿出手機打字給對方看,都能在高壓比賽上文字串刷個沒停,這種「打字談」更是沒問題。

  盡管兩人已經盡可能小心,但終究還是有榮耀粉認出他們兩個,沒有上前來可是躲在旁邊偷偷觀望他們的人越來越多。沒上前來戳破身份是很好,可是在一旁竊竊私語也令人不快啊!

  趁著喻文州去排隊買東西時,黃少天一邊緊盯戀人背影一邊思考該如何從眾人的目光脫身。他還想跟戀人一起去看夕陽不帶電燈泡啊!

  「少天?」喻文州雙手拿著冰淇淋回來時看到的就是一臉悲催的黃少天,怎麼他去一趟回來就變成這樣了?

  「走吧。你買了什麼口味?」黃少天挨著戀人邊拿走其中一枝。

  「基本的牛奶和巧克力。」他將手上沒被拿走的牛奶朝對方遞去。「都試試?」

  黃少天臉湊近舔了一口,牛奶的味道在嘴裡散開,被問味道如何,他皺著眉頭說挺好的但總讓他想到小盧的睡前牛奶。

  「你沒事跟小盧搶牛奶?」換他嚐嚐對方手上的巧克力口味。味道挺濃的就是有點甜。

  「也就有時餓了跟著一起喝,我沒事搶他牛奶幹什麼。」劍聖立刻為自己辯解,他自認還挺照顧自家未來棟樑,怎麼到了隊長眼裡好像老是在欺負小朋友。

  喻文州笑著回問是嗎,又問接下來要去哪。

  見隊長敷衍自己感到有點不高興,但也沒多說什麼,逕自拉著人快步往前走了一段路後躲進一旁的樹叢,他可沒忘了背後那一票盯著他們倆的眼睛。

  兩人蹲在樹叢後面對望不敢出聲。外頭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和幾名少女的聲音,直嚷著追丟了、真可惜,似乎還在附近繞上一圈才放棄走人。

  「走了?」先開口的黃少天。約會到的最後卻變成躲貓貓。

  「沒聽見聲音,應該走了。」喻文州摸了摸口袋要拿面紙要給兩人擦手。「都滴下來了。」

  抓過對方沾著冰淇淋的手,黃少天小心翼翼舔去,一邊舔目光卻是落在戀人臉上。「擦了浪費。」

  喻文州也不好把手抽回來,只得等人滿意了自己放開。

  「你這裡也沾到了。」藍雨戰術大師空出的手撫上劍聖的臉龐,趁著對方停下動作時湊上去一吻。

  「隊長…。」黃少天突然覺得在自家隊長面前好像沒什麼資格說自己是機會主義者,還是這也是戰術的一環?

  「回去吧,難不成還繼續躲在這接吻?」

  好吧,雖然後半被搞砸了,但還不算太糟。黃少天心想。如果回去後還能把人啃下肚更好,當然這話他不會說免得被人逃了。




- - - - -

越接近完成就越想摸魚。(囧)

有題目可用我就不用自己想標題了。^q^

其實覺得煩躁的人是我,大神生日進入倒數計時我的天啊啊啊啊啊!

希望不要在堆積草稿了。_(:3」∠)_

 
评论
热度(13)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