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全職用子博。
灣家繁體注意。
葉修本命。
主韓葉、黃喻。

© 荒。 | Powered by LOFTER

【韓葉】02.直到反胃的飢餓

寫在前面: 

→御題出處:人工製品(Artifact)







   醒來時葉修只覺得全身痠痛,彷彿不是自己的。

  ──骨頭都散了。

  他自嘲的勾了勾嘴角。眨眨雙眼視線才逐漸變得清晰,窗簾緊緊拉上,光線從縫隙中透出,冷氣運轉的聲音隆隆作響,床舖另外半邊空著沒人,已經冰涼不帶一絲溫度,赤裸露出薄被的肩和背覺得有些冷,拉了拉被子人縮成一團。

  迷迷糊糊他想自己究竟睡了多久,想翻身找個鬧鐘看時間都像要命似的困難。

  ──該死的韓文清。

  葉修在心裡咒罵罪魁禍首。

  ──雖然也沒要他憐香惜玉但好歹也溫柔點。

  勉強趴在床頭,鬧鐘指針指向十二點,算算時間也睡了半天。

  ──或許說暈了半天比較貼切。

  記憶模模糊糊,他記得從競技總局離開後買了車票就跑來霸圖找韓文清,見到人連話都還沒說上幾句就被拖著跑來韓文清在附近租的小套房,從進門開始嘶咬一路滾上床。飯沒吃、時差還在、一整晚的激烈運動,葉修只覺得自己還能醒過來真是不可思議。

  意識到食慾問題,胃開始灼熱翻騰,哭喊整夜的喉嚨也乾裂求水分滋潤,另一個問題,菸癮也犯了。

  隨身攜帶的香菸和打火機連同衣服不知道被收去哪,菸癮沒得解,至少也得先解乾渴。身上披著薄被,葉修小心翼翼捧著放在床頭櫃上的開水,一飲而下喉嚨舒服了但冰冷的水進了胃卻只讓飢餓感更為強烈,他忍不住乾嘔,隨著動作牽動全身又開始隱隱作痛,體力到了極限,裹著被子又倒回床上。

  心想人到底何時才回來時傳來門把轉動的聲音,隨門打開食物的香氣也跟著飄散進來,韓文清放下手上的食物,影子攏在葉修身上揉著露出的頭顱。

  「醒了?」

  「你再不回來還以為是要活活餓死我。」沙啞的聲音反應昨夜的過度使用。葉修下意識往韓文清的方向靠去。「我的菸你收去哪了?」

  「啞成這樣還想抽?」韓文清坐在床頭,一手把人連同包裹的薄被撈起圈在自己懷裡。

  「不啞你又會讓我抽?」葉修嘲諷似的笑了笑,張口就往人的頸肩咬。「給我菸。」

  「別亂,東西先吃了再說。」大掌把葉修的臉推開,卻發現掌心被舔的溼潤。警戒的瞇起眼,韓文清壓低聲音。「你還想躺上一天?」

  葉修停下動作,「是不想,但總有一個會得到滿足。給我菸,或是直接餓死我。」

  「如果我說寧願餓死你也不給你菸?」直接把人壓倒在床上,韓文清壓低的嗓音警告意味濃厚,葉修卻仍不當一回事,笑笑回了一句:「你捨得?」

  沒立刻回應,韓文清扯了個笑臉,壓上葉修的唇又啃又咬。「你說了,總有一個會得到滿足,那我乾脆就來把昨天沒吃夠的份一次補足。」

  側過臉空出的耳垂卻變成下個目標,葉修全身繃緊想逃卻被人鎖的死死。開玩笑不用一天,光做個半輪他就想死了。「行了行了,至少飯後一根菸這要求不過份吧?」

  「半根。」邊說一手已經從腰上往下滑到大腿。

  「連一根菸也要討價還價你們霸圖也太小氣。」葉修想抬腳阻止在腰間跟腿上不規矩的手,卻被抓住腳踝。

  「要不要隨你。」

  「得了,半根就半根。」不想死在床上葉修只得妥協,半根就半根,等身體恢復了溜出去還怕沒菸抽。

  韓文清又多在葉修腹部咬了幾口才放開。總算自由時葉修報復性的又咬了人一口,換來的是拳聖嘴對嘴餵食外加全身被吃乾抹淨。





- - - - -

到中途就覺得自己寫的葉修哪裡怪怪的可是拐不回去了^q^

曾被朋友說我寫出來都甜的,以前還不怎麼覺得,最近寫一寫感受越深,明明前面還灰灰暗暗到後面都大把大把糖的撒_(:3」∠)_

 
评论(1)
热度(1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