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全職用子博。
灣家繁體注意。
葉修本命。
主韓葉、黃喻。

© 荒。 | Powered by LOFTER

【喻黃喻】03.不安與空虛

寫在前面:

→御題出處:人工製品(Artifact)

→沒特別提到攻受關係就兩個tag都打了






  怎麼變成現在的關係,喻文州一時半刻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一開始是藍雨訓練營。一個是被當時藍雨隊長魏琛從遊戲上強硬拉來訓練營,從發掘過程到性格、才能都倍受矚目的少年;另一個是以職業選手來說手殘,卻靠精準的操作和戰術意識留在訓練營裡,溫和安靜的少年,個性上八竿子打不著的兩人卻在認識後老是湊在一起,連同成為正式選手都一塊,一個隊長一個副隊,宣布當天整個藍雨戰隊都能聽見黃少天聒噪的聲音扒著喻文州不停的講,講榮耀、講藍雨、講未來他們共同度過的的好幾個夏天。

  還在訓練營時兩兩一間房,顧忌著對方的室友也不好老待在人家房裡,有話都靠網路聊,黃少天手速加話癆刷屏刷的飛快,中間停下給喻文州時間中間插上個幾句,眨個眼又被黃少天速速刷到最頂端一下子沒了個影。

  成了正式隊員從訓練營搬出來都有各自獨立的房間,沒了顧忌黃少天到是毫不客氣,三不五時老往喻文州房裡窩,人家忙著也自備漫畫掌機安安份份賴在隊長床上玩自己的,然後在給忙完的喻文州唸對眼睛不好硬把人從床上拉起來,總念著也沒看過黃少天真有改過,反倒是把這當人忙完的提示訊息,又是微博新消息又是哪聽來的八卦,逕自牽著人就要去外面走走,若時間晚了就改去食堂找夜宵。

  久而久之喻文州房內的書架上多了幾本集數零散的漫畫,杯架上掛著兩個成對的馬克杯,幾張沒名字都沒聽過的遊戲片連同硬碟一起收著,衣櫃裡掛著不屬於他的帽T和運動外套。喻文州沒抱怨,只是按照習慣規規矩矩把所有東西都收好。

  他從沒問過黃少天,黃少天也沒說。喻文州想或許一切開始的太過理所當然,所以他們都忽略了必要的步驟。他喜歡黃少天,某天早上醒來去隔壁敲黃少天門叫他起床,進門看見睡臉時喻文州腦中突然就閃過原來自己喜歡黃少天的念頭,不是什麼特別轟轟烈烈的過程,跟平常一樣開門搖醒黃少天,坐在床頭等人清醒的空白就發生了,再簡單自然不過。

  意識到了但他沒告訴任何人,就連黃少天也沒有,喻文州也不覺得這之後自己有哪裡表現和以往不相同,一樣訓練、一樣聽黃少天快速且思緒清楚邊看視頻邊跟他分析,一樣領著藍雨走過一季又一季。

  但某個夏天黃少天卻突然告訴他,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哪樣?喻文州反問。黃少天難得語塞,只說他得再想想,想清楚了再來。好。喻文州也只得這麼答,然後像是什麼都沒發生提到隔天的練習接著要黃少天回房休息時間不早。

  一點也沒亂,還是那個沉穩的藍雨隊長模樣,但心裡早已空蕩蕩什麼也不剩。

  可能早就發現了。當晚喻文州躺在床上想,他的戰術出現破綻讓機會主義者找到空檔鑽進他的心思,他心甘情願,反而放棄布局就這麼讓人住進他心裡。沒什麼不好,甚至他覺得能有個人讓你想起就覺得心窩暖也挺好的,所以喻文州從沒打算戳破,局破了他怕實實在在的黃少天本人就趁著隙從他身邊溜了。

  喻文州怕,怕死了。他決定不再去想,閉上眼睛等著黃少天得出結論後任人宰割,現在先讓他嗅著人剛留下的溫熱氣息還沒冷卻前陷入沉睡。

  然後到了天亮,他會回到平常的藍雨隊長,敲響隔壁的房門叫自家副隊長起床。



- - - - -

難得安靜的黃少。

 
评论
热度(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