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全職用子博。
灣家繁體注意。
葉修本命。
主韓葉、黃喻。

© 荒。 | Powered by LOFTER

【韓葉】第三年

寫在前面:

→對我而言的兩人第三年片段

→有點久之前打的草稿,把放在噗浪上的後續補進來後騙更新用








  見韓文清往他這走來,葉秋撚熄剛點燃的菸,丟進一旁的煙灰缸內。等人走近才聞到韓文清一身的香檳味,就算是戰隊風格嚴謹的霸圖在奪冠後也不免放肆慶祝。
  「恭喜啊,哥三連勝到你這終結啦。」

  「謝謝。」韓文清笑了笑,面對落敗的葉秋他沒有多說什麼,不需要安慰,謝謝兩個字就是他對葉秋最大的敬意,他們都全力以赴,只是最終獲得勝利的霸圖,而不是嘉世。勝者對敗者的安慰僅是為自我的滿足。

  「虧你們能找到張新杰,不過他個人的風格明顯和你不同,老是遷就你沒辦法發揮他最大的價值。」葉秋看了韓文清一眼,又接著說:「不過看來你目前沒打算改變自己的風格。」

  韓文清說句不需要,在隔著葉秋兩三步的距離靠牆坐下。

  也是。葉秋略帶自嘲的想。有時候他自己也不明白看上這傢伙什麼,明明固執不知變通可是啊,每當大漠孤煙和一葉之秋榮耀裡拳槍互接打的難分難捨,最後不論榮耀閃在誰面前,韓文清從對面房間裡走出時是高興還是不甘心,不管什麼表情什麼模樣葉秋都只剩下「果然還是老韓吧。」

  和輸贏無關,但這個人總會烙在心底。

  「老韓跟你說件事,」葉秋的口氣就像在說今天天氣真好。「我喜歡你。」

  韓文清一時間還以為自己聽錯,雖然在慶功宴上喝了點酒,但他意識還清楚著,轉頭看向葉秋卻發現對方望著天空發呆,如果開口問在做什麼搞不好還會得到數星星這答案。

  他了解比賽場上的葉秋、榮耀裡的一葉之秋,就四年的比賽和多年網遊內的競爭,韓文清自認對面前的人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但現在腦中對葉秋剛才的話卻完全無法消化,他只知道葉秋是認真的。
  「認真的?」
  「難不成跟你說笑話?」葉秋摸摸胸口的口袋,作勢想抽菸盒卻又放棄。他突然為自己剛點著就撚熄的香菸感到不值。

  「這不是個問題沒要你給回覆,不用黑著一張臉我可沒帶錢包出來,要菸到是有,」葉秋笑了笑。

  「說了跟你說件事就真只是跟你講講,我現在滿腦子只有榮耀,你也半斤八兩除了榮耀容不下別的,你知道我知道,這樣就好了,你繼續帶你的霸圖,我回去我的嘉世,不管在之後你是否要迴避,我都沒改算改變,我一樣賽後在老地方躲著補抽我的菸,你要來不來隨你。」

  韓文清黑著一張臉,葉秋是認真的,不如說這人老是一副嘲諷樣但真要說,葉秋不管做什麼都很認真,決定好就不會輕易改變,所以告白真真實實,就連之後的分析都是,兩人甜蜜蜜邊榮耀邊交往這選項不在葉秋的選擇範圍內,當然韓文清也是,更別說他連自己是否要接受葉秋的感情都還沒想。

  那句話不過就是個通知。今天天氣真好。

  總覺得心裡有些鬱悶,葉秋將所有一切都想好了,對對手太過了解就連自己會有甚麼反應葉秋都幫他舖好退路,韓文清愣著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結果勉強回句知道了,雖然除了葉秋的心意以外他什麼都不知道。




- - - - -

 最近韓葉吃飽飽好開心,滿足到覺得自己不自耕都無所謂的程度。 _(:3」∠)_

原來就是只是個小段子,後面再寫下去就太長而且走味就砍光了,所以只剩這樣www



 
评论
热度(9)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