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全職用子博。
灣家繁體注意。
葉修本命。
主韓葉、黃喻。

© 荒。 | Powered by LOFTER

【韓葉】夏休01

寫在前面:

→小學生文筆的流水帳。

→不知道會不會棄坑。





  韓文清接到警衛的通知趕到大門口時,葉修坐在門口客用的沙發上,背著後背包,腳邊放著手提行李袋,身上帶外頭的暑氣一派輕鬆的和他打招呼,站在一旁的幾名警衛雙眼緊瞪著眼前這個霸圖上下共同的仇敵。和警衛說他會處理讓人離開後,韓文清站到葉修面前,喊了他的名字。

  「讓我借住幾天。」葉修仰頭看向韓文清,似乎打定對方不會拒絕。

  「到什麼時候?」

  「霸圖夏休什麼時候結束?」

  「下禮拜一。」

  「那就待到星期天吧。」

  韓文清沒表示反對意見,神色連變也沒變,像是早知道葉修會突然來訪,問也沒問,拎起葉修腳邊的行李就往裡走,葉修也從沙發上起身跟上。

  雖然還在夏休期間,霸圖戰隊的選手卻差不多都歸隊。結束世界賽回國的張新杰和張佳樂也回家休息幾天又回到隊上,其他隊員更是早早就開始進行練習,雖說夏休還沒結束,但常規訓練在成員到齊後早已先一步開始。

  正好碰上中午放飯時間,走廊上來來去去都是戰隊隊員或是訓練營的孩子,看到韓文清身旁的葉修一個個都張大眼不可思議的看著。

  「為什麼不去住套房?」韓文清在俱樂部附近租了一間套房,鑰匙他給了葉修一份。

  「這樣你得兩頭跑吧?這天氣不折騰死你?」

  「又不是你。」

  「省得你還要擔心我吃了沒醒了沒,不好?」葉修作勢要拿回韓文清手上的行李,被對方叱了聲「別鬧」。


  穿過俱樂部來到宿舍區,韓文清直接打開自己的房間就把行李放在角落。「進來。」

  「這不是你房間嗎?霸圖是沒空房了?老林那間總空著吧?」

  韓文清黑著一張臉,一付不容拒絕的模樣,葉修也只得摸摸鼻子乖乖進房間放下背上的包。

  「先說我睡地板,兩個人一張床也太擠了。」

  「你不睡地板難道我躺地板你睡床?」

  「看你是主人才給面子。」葉修嘲諷笑了笑。「還不知道是誰躺地板的次數多呢?現在來一場?」

  「幼稚。」

  「別人求我都還不見得會答應,你還說我幼稚。」結果收到對方狠瞪,葉修只好乖乖閉嘴。

  見葉修沒要繼續說,問人午餐吃了沒,得到還沒吃的回應,把葉修推進浴室要人洗把臉擦擦身上的汗。

  「好了帶你去食堂。」

  葉修想說其實也不用你帶,霸圖食堂他熟門熟路的,還是葉秋時他跟著韓文清進食堂找點心墊胃也好幾次了,可是想想自己不請自來還打算賴在這住上幾天,也不好意思真當自家廚房自己就跑去蹭飯,韓文清要帶那是再好不過。他點點頭表示好,從韓文清手上接過新的毛巾時說了聲謝,房間主人便把他留下到外頭去等。

  再出來時葉修已經一身清爽,連衣服都換了一件。韓文清這才帶著葉修往食堂去。葉修來時正是霸圖的午休時間,又是去門口領人又是把人安置,一來一往也花了點時間,本來到點便會擠滿人的食堂這時倒是有些空蕩蕩,也就幾個來晚的訓練營的孩子坐在角落邊吃邊聊天,面對門口的少年一看韓文清跟葉修突然噤聲,坐對面的孩子回頭一看,嚇得迅速轉回來低頭扒飯。

  葉修也看見那幾個孩子的反應了,笑著拍韓文清的肩膀:「你看看你,把人嚇得現在一句話也不敢說。」

  「要嚇也是因為你的無下限。」

  「老韓你也沒事噴垃圾話了?這不是老張的風格,八成是給張佳樂跟老林帶壞的。」

  韓文清懶得搭理,留下葉修說是要去找經理,才想說自己是不是也該過去打聲招呼,韓文清像是知道似的,丟下一句你不用去就走了。葉修沒轍,既然人都說不用他也樂得輕鬆讓韓文清去處理,跟食堂大媽點餐時還寒暄幾句。大媽雖然在霸圖工作卻從沒看過比賽,但長年工作也知道霸圖有個仇敵叫葉秋還葉修的,講起人來就特別氣憤,葉修聽了也就附和幾句,領了餐點趕緊端著餐盤就溜,他可不想被知道大媽他就是那個葉秋還葉修的,讓人知道了他這幾天飯還吃不吃啊。

  等到韓文清回來時,葉修已經吃了七八分飽,摸摸褲子口袋又收手。

  「下午打算做什麼?」韓文清邊說,手中的筷子攪拌碗中的麵。

  「榮耀吧。」

  「嗯。」得到答案後大口大口吃起麵來,坐在對面的葉修一手支著下巴,覺得有些犯困。

  兩人吃飽霸圖的午休也結束了,葉修雙手插口袋正要走,韓文清突然問:「晚上出去吃?」

  葉修歪頭想了想,回句不了哥沒錢,說完揮揮手趕人去練習。

  「晚餐見。」



  從練習室離開時外面天色漸黑,跟張新杰聊了幾句韓文清提步要回房間叫人吃飯,雖然這事一般打通電話就好,可惜對葉修不適用。

  「幫你們留個位。」離去前張新杰說。

  「謝謝。」

  推開房門只見裡面一片漆黑,心想會不會跑去抽菸,開了燈卻看到葉修裹著薄被縮在他床上熟睡,地板上還擺著一台筆記型電腦和本記事本。把電腦移到桌上,他站在床邊,邊喊名字小力搖著葉修的肩膀,人才眨眨眼有些犯迷糊,帶著倦意喊了一聲老韓。

  「晚上了?」

  「嗯,起來吃飯。」

  從床上坐起身,葉修揉揉雙眼,韓文清一手幫忙梳理睡翹的頭髮邊等人睡昏的腦袋清醒。說要去洗把臉,葉修下床搖搖晃晃走進浴室,等人出來後兩人才一塊走去食堂。

  和中午時不同,食堂裡滿滿是人,說話聲、碗盤敲擊的聲音絡繹不絕,但葉修出現後全沒了,一雙雙眼睛直盯著人看。雖然中午葉修來的消息就傳遍整個霸圖,但聽說和實際看到本人還是不同,傳聞被證實對方還是霸圖十年仇敵時更不知該如何反應。反倒是葉修看見張新杰向他招手,韓文清要他先過去他拿飯,葉修也就輕鬆穿過呆怔的人群一屁股坐在霸圖副隊長對面。

  「你來霸圖到底有什麼企圖!?」坐在張新杰旁邊的張佳樂憋了一個下午,總算碰上葉修本人,忍不住問。

  喝了一口張新杰事先幫他們倒好的茶,「不就來看看老朋友交流交流感情。」

  「去你的交流感情,這裡是霸圖!」

  葉修改坐到張佳樂面前,上半身往前湊近對方。「我都退役了你們還這麼記仇?霸圖人器量都這麼小?老韓都沒吭聲了。」

  張佳樂張口還想說什麼,卻被剛好入座的韓文清打斷。把其中一份餐盤推到葉修面前,葉修迅速交換幾盤小菜,結果被韓文清瞪了一眼。「別挑。」

  「老韓你還真就放任這傢伙在霸圖裡?在俱樂部裡還好,出去不被人打死才怪。」

  「這麼大仇啊你們…。」葉修聽了有些哭笑不得,「怎麼辦老韓,被張佳樂這麼一說我豈不是連出去買菸都有危險?要不,你幫我買?」

  「沒菸剛好順便戒了。」言下之意別想我幫你買。

  「…我還是遮一下臉自己冒險出去買。」

  有張佳樂在這頓飯到是吃的熱鬧,又是鬥嘴又是嘲諷,最後韓文清要兩人閉嘴吃飯才安靜下來,不然葉修還好,張佳樂再下去都要氣到吃不下飯了。

  一旁從頭到尾不發一語的張新杰,細嚼慢嚥吃完,擦擦嘴才終於說話。「前輩有打算去哪裡嗎?」

  葉修搖頭表示沒有。「如果老張願意帶我去觀光也行。」張佳樂還沒嚥下口中的飯,正要說話看見斜對面霸圖隊長的眼神,默默縮回去低頭吃飯,讓葉修抱著肚子笑歪了。

  吃飽葉修說要去抽菸,收拾餐盤先走,韓文清點頭表示知道。走前被幾個訓練營的孩子攔下,也不知說了什麼,只見葉修丟下苦著張臉的孩子們還了餐盤就溜,後頭還傳來張佳樂大喊葉修別拿你那套猥瑣沒下限來污染霸圖的孩子!



  葉修回到房裡時,韓文清正在講電話。床頭多了一組床被,不知是送來的還是韓文清自己去拿的,葉修拍拍被子,鬆鬆軟軟感覺很舒服,把折好的被子拉到地板上當起座墊,打開帶來的筆電把記事本上凌亂的字跡一項項快速打進電腦裡歸檔整理。

  等韓文清講完,葉修伸手。「老韓,手機借一下。」

  「你不正開著電腦?」邊說邊解鎖把手機遞給葉修,就看葉修從口袋裡摸出另一隻手機,快速在韓文清手機上輸入一串數字撥出,確認另一隻手機收到來電後掛斷,然後把手機扔回給人。

  「有手機了?」韓文清打開剛才的通話記錄,將最新的那條號碼儲存打上葉修的名字,就將手機擱在桌上。

  「總局說要找我不方便,非要我去辦一個,手機就拿葉秋以前的先用。」號碼存好了將手機收回口袋,葉修繼續剛才的工作邊說。「沐橙看了一直嫌,嫌沒網路連拍照功能都差,能接電話不就好了?」

  看葉修盤腿縮在地上,韓文清考慮是不是該去搬張椅子讓人好好坐著。「沒打算換?」

  「嗯?我覺得現在這隻挺好的。不過如果聯盟收入第一的霸圖隊長韓文清願意出錢,換一隻新的也不錯。」講完看了一眼韓文清認真考慮的表情,葉修連忙改口。「我說笑的你別當真。」

  見韓文清真有幾分要幫他出錢的意思,葉修趕緊轉移話題。久沒打了來一場。兩人也就真刷了帳號卡登入遊戲。倒也不是葉修真沒錢吃飯或換手機,他是真的覺得葉秋的舊手機挺好的,不玩遊戲、不刷微博,真只是純粹聯絡用,既然如此能用就好。

  打了幾場,筆記型電腦怎麼用都不順手,韓文清看了葉修打的難過說聲別打了,得到對方回說機會難得不如找個本刷著玩。兩人連刷了幾個,速度不快,都是小號身上沒什麼裝備,中間一度滅團時得來葉修一陣大笑。

  「多久沒下本滅團了?老韓你自己說說。」

  「你沒資格說我。」

  韓文清看時間不早,說聲該休息了,退出遊戲就把浴巾塞給對方就要人趕快洗洗準備睡了。

  「你怎知我沒帶浴巾?偷開我行李?」

  「快去。」

  一身清爽從浴室出來,韓文清已經先幫忙鋪好床舖。

  「還真要我睡地板。」

  「是誰說不想擠一張床的。」拿起手上的毛巾直接大力揉著對方根本沒打算好好擦乾的頭髮,聽見人喊疼才停手,交待一句擦乾在睡後換韓文清進浴室,再出來果然看見葉修頂著半乾的頭髮,盤腿抱著筆電和沐雨橙風聊QQ。拿起吹風機坐在床上幫人吹頭髮,葉修和蘇沐橙的對話他看得一清二楚,葉修也沒迴避,直接說老韓現在在幫他吹頭髮,蘇沐橙還發了句「韓隊好:)」。

  「乾了,睡覺。」話講完韓文清起身就把燈給關了。

  「你也讓人道聲晚安再關啊。」






- - - - 

這還只是第一天。(躺平吐魂)

一個不注意把太多東西塞進第一篇,只好刪刪減減幾個片段挪到其他篇去。

對我來說已經是老夫老妻模式的CP要寫真的不太容易,十年宿敵什麼的根本直接是老夫老妻的節奏啊我哭。

現在棄坑還來得及嗎?_(:3」∠)_

 
评论(2)
热度(24)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