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全職用子博。
灣家繁體注意。
葉修本命。
主韓葉、黃喻。

© 荒。 | Powered by LOFTER

【韓葉】第七年。

寫在前面:

→直接跳第八賽季,中間幾年掰

→結果不小心看起全明星賽







  以往這時候總會看到有個人蹲在地上,菸一口接著一口,還沒靠近就先聞到對方一身苦澀的菸味,等到韓文清走近,那個人也發現他來了,就會把手頭上的香菸熄了,扔進一旁的菸灰缸裡,接著喊他一聲「老韓」。

  但是現在那個人的位置空蕩蕩,沒有聲音,冰冷的空氣占據他的鼻腔菸味早已不在。他想許那個人會出現,既然在全明星賽上現身,或許會習慣性從台上溜出來後躲在這裡抽菸,所以明明本來沒打算,卻還是在看見龍抬頭後來找人。

  韓文清仍然站在習慣的位置上,和那個人保持兩步的距離,不近也不遠,只是現在距離不只兩步,他連對方在哪裡都看不見。

  他們之間一直保持著一段距離,眼睛可見的兩步,實際則煙霧迷漫,韓文清看不清對方,看不見表情,看不見隱藏在眼裡的那一點點心思,同樣對方也摸不著韓文清,看不見韓文清試圖縮短距離的步伐。

  「葉秋。」

  他喊出聲,沒有人應。

  葉秋當初幫韓文清舖好退路,何嘗不也是葉秋自己的退路。算準韓文清不會因為他的感情和他撕破臉,頂多保持距離,這樣就算不是毫髮無傷也能全身而退。想想在戰術上他沒贏過葉秋,那時的告白掐算好兩人的距離,從那時候起一直到現在,誰也沒前進一步,誰也沒後退一步,距離和位置都和第四賽季葉秋告白後一模一樣。

  他想,葉秋唯一失算的點,就是計算太過完美讓韓文清沒有可以前進的機會,只得跟著裹足不前。這不是自己一貫的作風。韓文清看著自己握緊又放鬆的拳頭,這不是。

  知道葉秋退役時韓文清說了沒出息,他現在卻不知那句話是說葉秋,還是說給動搖的自己聽。

  「葉秋。」

  葉秋。韓文清在心裡又喊了一次。

  「我喜歡你。」

  沒有回應,得不到回答,只是跟那時那人一樣想說出口。今天天氣真好。

  我等你回來。然後一切從頭來過,不論葉秋,還是韓文清。




- - - - -

想寫的東西過了保鮮期後就寫不出來了,只好來補補片段。

不想標tag,就這樣吧。_(:3」∠)_


 
评论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