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全職用子博。
灣家繁體注意。
葉修本命。
主韓葉、黃喻。

© 荒。 | Powered by LOFTER

【黃喻】雨之下


→收在Zone11發布的《19》中

→黃喻前提的藍雨 

→再也不要寫任何戰鬥畫面(吐魂)

 

 

 

 

 

 

 

  鄭軒真心覺得,壓力山大。

  不論是來自隊長擊殺靈魂語者的指示,還是身旁的盧瀚文邊閃躲黃少天的攻勢,邊喊我殺同時找機會回敬幾分,或是坐在對面不斷閃躲順便給自己刷血的徐景熙,嘴裡還嚷著是不是隊友,還有沒有點友愛之情啊,再或是從背後追擊而來的宋曉。

  但真讓他冷汗直流、手心手背都是汗的,是坐在斜對角、喻文州正對面,安安靜靜的黃少天。

  打從兩隊決定成員,坐定位置刷卡進入遊戲,黃少天一句話也沒吭過,就是擺著一張臉,活像周圍的人一個個都欠錢不還,眼神哀怨的深。鄭軒真挺不住黃少天釋放的無形壓力,開打前差一點他就要去給人跪了,求黃少天別學韓文清那樣會逼死人的,結果給喻文州拉回來,笑著跟他說句沒事。

  隊長您沒事可我的心臟事可大了。鄭軒押著胸口心想,再看到對面宋曉笑得一臉狂風巨浪也無所畏懼,連把人胸口剖開交換心臟的心思都有了。

  真也只能是想想,光想像如何取心便壓力山大的鄭軒,就算換了顆宋曉的大心臟也不會就此成為亞歷山大。

  一切的起因只是因為,太閒了,真的,太閒了。鄭軒想他寧願隊長多增加幾項隊形模擬也不該讓藍雨的隊員太閒。

  太閒是個錯,美麗的錯誤。

  誰開頭的鄭軒也記不太得,反正以在場人選來看不是徐景熙就是宋曉一句無心發言。明明是夏休可是外頭狂風暴雨都出不了門真掃興,大概是這樣無心、在平常不過的,不幸的開端。

  好想吃洋芋片。延續不幸的第二句。

  對街的包子今天有沒有開啊?接續不幸的第三句。

  想看新一集的漫畫。

  昨天是誰把我庫存的最後一包紅燒牛肉麵給吃了,還不快自首出去補貨。

  一人一句可都沒人想出門,颱風雖還沒登錄但風雨卻已經先到,一群人門窗緊閉縮在俱樂部都能聽到外頭的風聲雨聲,這一踏出大門恐怕有傘也跟沒有一樣。大夥兒你看我我看你,就是沒個人自告奮勇要出門。

  「既然大家都想出門可又不想自己琳成落湯雞,不然這樣吧,推派個代表,幫大家把東西都買一買。」徐景熙率先打破彼此大眼瞪小眼的僵局。

  喻文州從筆記本撕下一頁,把剛才說的全列了張購物清單,瞧了瞧後笑著說:「多幾個人去吧,這麼多一個人搬不回來。」

  「可推派代表那幾人也絕對不願意,最後不也沒人去,得有個能讓人心服口服出去跑腿的方法。」宋曉在一旁幫腔。

  「要不,」宋曉摸了摸下巴。「競技場最輸的幾個去。」

  一聽見要用PK決定人選,徐景熙第一個跳出來反對。「你們要我一個治療跟你們PK嗎?還有沒有人性!」

  「分組吧,六個人剛好三人三人一組。」

  「我要跟隊長一組!」黃少天地一個跳出來舉手大喊。

  盧瀚文一聽也跟著喊:「我也要跟隊長一組!」

  「好!隊長、我、小盧一組,剩下你們三個就湊一隊吧!就這麼決定了誰也不准反對!」

  一個是藍雨的主力大將,一個是藍雨未來的重心,一個是戰術大師、藍雨的基石,讓這三人湊一隊還玩什麼?

  剩下的三人互相看看彼此後立刻跟喻文州表示反對意見。要對上一個黃少天就已經夠悲催的,在一旁的還有盧瀚文,後面冷不防還有喻文州坐鎮,三人表示這絕對不行。

  「隊長跟黃少絕對不能同隊,藍雨的劍與詛咒一起欺負自家隊員,這話傳出去有損藍雨友愛溫馨的一面。」徐景熙說得是義正嚴詞。

  「隊長跟副隊長黃少應該要各領一隊。」宋曉附議。

  鄭軒也默默舉手表示贊成,他一點也不想同時面對黃少天跟喻文州,第四賽季就和他們兩人一起走來的他最明白這組合有多棘手,光是想,「壓力山大」四個字差點又要脫口而出。

  倒是盧瀚文一臉無所謂,整個人往喻文州身上貼,手都直接勾著隊長。「我只要跟隊長一隊,其他什麼都好。」

  「盧瀚文你離隊長遠一點!」黃少天喊到名字時聽來都有些咬牙切齒。「哪條規定說我就不能跟隊長同隊了?說來聽聽啊第幾條規定?分組對戰這不剛好給你們機會磨練磨練嗎?順便看看能不能找到我跟隊長之間的弱點,不過這肯定是找不到的我跟隊長這麼有默契。還有這是訓練的一環、是提昇隊伍的大好機會,怎麼你們一個個腦袋裡就只想偷懶?隊長我看要給他們多增加些壓力,扶正這股歪風不然藍雨就糟了。」

  黃少天講完還看了喻文州一眼,一付哼隊長絕對站我這邊你們這些人想都別想誰也不准跟他黃少天搶人。結果喻文州露出一貫的溫柔微笑。

  「我覺得少天跟我各領一隊挺好的,其他人就用抽籤的方式決定隊伍如何?這樣就算不滿意也沒得抱怨。」

  徐景熙跟宋曉兩人立刻高舉雙手贊成,盧瀚文嘟著嘴雖然有些不情願但也只好接受,鄭軒只要不是同時面對正副隊長其他怎麼都好。

  四對一,唯一反對的黃少天成了弱勢,喻文州直接無視副隊長不斷投射來的哀怨眼神,又撕張紙簡單做幾張籤讓人抽。

  最後隊伍分配下來,喻文州、盧瀚文、鄭軒一組,黃少天、徐景熙、宋曉一隊。結果出來時盧瀚文高興的在訓練室裡又叫又跳,反觀黃少天一張臉上就寫著「生人勿近」四個字,連分到同隊的治療跟大心臟都不敢隨便靠近。

  鄭軒這時才意識到,這樣的黃少,比起在場上被夜雨聲煩跟索克薩爾夾殺,還要更令人──

  壓力山大。

 



 

  夜雨聲煩直直往地圖中央前進,場景是競技場擂台,沒有任何遮掩,比起迂迴黃少天選擇直接突入,無視坐在旁邊的徐景熙喊別丟下治療啊。

  眼看黃少天沒有要理會自己的意思,坐在中間的徐景熙正要對坐在另一旁的宋曉說看來只能我們倆相依為命了,還沒說出口,宋曉已經先一步操作濤落沙明緊跟上夜雨聲煩的腳步。

  「你們為何都要放棄治療!」邊說徐景熙還是讓手中的靈魂語者跟上去。

  另一邊盧瀚文也操控流云正面迎上夜雨聲煩,喻文州的索克薩爾在後方阻擾濤落沙明靠近,鄭軒的槍淋彈雨則想繞到後方試圖攻擊靈魂語者。

  「黃少看劍看劍看劍!」流云揮舞手中的重劍往夜雨聲煩劈去,重劍和冰雨互相敲擊發出鏗鏘的聲響,金屬與金屬撞擊迸出的火花在旁邊的徐景熙從黃少天的螢幕看去都覺得刺眼。

  一直保持沉默的黃少天終於開口。「看劍?你對堂堂劍聖說看劍?跟隊長同隊就得瑟了嗎?你以為有隊長在就能贏過本劍聖?不給你點顏色瞧瞧你還當真以為劍聖之名只是叫好聽的?給我乖乖躺地板看星星懺悔吧!」

  「可是黃少,」盧瀚文聽完微微皺眉,看來頗為困擾。「我們選的是一般的競技場地圖,沒有星星可以看啊!」

  兩隊就坐在對面,就算沒透過麥克風所有對話也都聽得一清二楚,徐景熙和宋曉聽了雙雙忍不住噗哧笑出聲音。

  趁著徐景熙和宋曉兩人分神,喻文州操作索克薩爾替槍淋彈雨掩護,而鄭軒趁隙一個巴雷特狙擊直接爆了靈魂語者的頭,靈魂語者殘血倒地,卻在穩定轉身要逃時被索克薩爾用了束縛術,鄭軒兩發子彈補上,徐治療瞬間成了只能躺地板的屍體。

  「看星星這事就讓徐治療幫忙看吧。」鄭軒難得噴了一句垃圾話,徐景熙又怒又氣,只能看左右的隊友狀況。

  黃少天和盧瀚文之間的戰鬥還持續中,經驗豐富的黃少天明顯佔了優勢,盧瀚文雖然努力想跟上對方的思路可卻總慢了一步,多次還是靠喻文州分神幫把手才擺脫危險。

  治療下場,鄭軒立刻接到新的指示,邊跑邊找機會攻擊宋曉,但方才槍淋彈雨追擊靈魂語者的同時也同時受到來自濤落沙明的攻擊,血量本來就沒有優勢,氣功師又是個不需近身也擁有遠程攻擊手段的職業,就算槍淋彈雨邊逃邊找機會反擊,但這一來一往也承受不少傷害,一個不留心讓濤落沙明近身,一陣暴打後本來就皮薄、血量所剩不多的神槍手接在靈魂語者之後,也跟著躺地板看起傳說中的星星。

  鄭軒雙手離開鍵盤滑鼠,轉頭對喻文州露出已經盡力了的表情,喻文州沒說什麼,笑了笑隨即回到戰鬥中,也不繼續追宋曉,一邊小心閃避宋曉的追擊,一邊回頭和盧瀚文會合。

  喻文州邊對坐在旁邊的盧瀚文下指示,同時間朝夜雨聲煩扔了幾個技能阻礙前進,好讓流云能暫時擺脫黃少天的攻擊轉而將目標改為宋曉。

  宋曉就坐在對面,喻文州也沒刻意壓低音量,隊長要優先擊殺自己的指示他聽得一清二楚,知道了他到也沒想閃躲,反而直往流云的方向衝,正以為就要硬碰硬時,濤落沙明卻一個滑鏟往索克薩爾的方向去。

  盧瀚文要讓流云回頭,夜雨聲煩卻早已追上,一記仙人指路讓流云來不及作受身動作,連翻好幾滾。盧瀚文心想糟了,斜眼瞄向喻文州的螢幕,卻看索克薩爾完好站在場上,反而是濤落沙明生命值被清空躺在地上。

  「隊長你根本算好我會往你那去!」宋曉抓抓後腦,大大嘆了一口氣,對面的喻文州回了他一聲輕笑。

  「你腦袋在想什麼隊長會不知道嗎?」徐景熙斜眼看了隊友一眼,隨即轉頭專心盯著黃少天的螢幕。

  場上剩下黃少天一人對上喻文州和盧瀚文,但黃少天像是忘了喻文州的存在,只緊追著流云就把人往死裡砍,但又時不時閃過來自索克薩爾的攻擊。

「我是哪裡招惹到黃少啦?」盧瀚文被追的掌心都冒汗卻又不肯服輸,黃少天砍他幾刀他也跟著回敬幾刀,兩人似乎都把喻文州給晾在一邊,索克薩爾豪無防備在旁邊站得直挺挺都沒人理,喻文州先是苦笑,接著小心操作索克薩爾接近兩人。

  「把隊長跟我拆開來分兩隊?居然想拆散藍雨最重要的劍與詛咒,隊長可是藍雨的基石我的工作就是成為斬斷所有的阻礙的劍,你們居然活生生就把我們拆了還有沒有人性?我跟隊長從出賽到現在都一直在一塊就算是全明星賽也沒分開過,身為同隊隊友你們居然如此狠心!」黃少天嘴上邊念著手中的操作也不見閒,夾帶普通攻擊,技能一個接一個沒停歇,要不是盧瀚文旁邊還有喻文州幫忙,藍雨未來的希望恐怕就要在這絕望了。

  不過盧瀚文一個優勢就是心理素質,年紀雖小還不成熟,打的委屈歸委屈,嘴上還是回了黃少天幾句。

  「全明星賽同戰隊不都一組的嗎?……隊長跟你是隊友可我們也是啊黃少?」

  宋曉和徐景熙兩人聽了捂嘴抱著肚子憋笑,鄭軒深深吸氣邊搖頭邊嘆氣。盧瀚文餘光看見其他人的反應,癟著嘴問:「我哪裡說錯了嗎?」

  「沒說錯,真的、沒錯!」徐景熙邊笑邊答,忍太久講一講還嗆到,沒注意隔壁黃少天的臉色越來越糟。

  「總之隊長就該跟我一隊,有我就有隊長,有隊長就該有我!你剛才叫我看劍是吧?現在換你了!拔刀斬、連突刺、三段斬、流星式!」黃少天胡亂喊著劍客的技能,只見流云這次真的被壓著打,血條像用飛的迅速掉,盧瀚文死命閃躲但還是找不到反擊的空間,只能趁隙勉強回擊。

  「看吧果然隊長的身邊還是要有我,你們這群靠不住的。」眼看流云血量終於要歸於零,黃少天舔了舔嘴唇嚷著,卻在流云身後看見早已等待索克薩爾,現實與麥克風裡同時出現喻文州溫和、帶著笑意的聲音。

  「可是少天,我們現在是敵人。」語畢,一場詛咒之雨瞬間從夜雨聲煩頭上降下,榮耀也在這時跳出佔滿整個畫面。

  還沒出門就先給淋了一身呢。一旁的鄭軒心想。

 


  至於黃少天如何頂著一張比外頭烏雲還黑的臉出去買包子,盧瀚文小朋友明明贏了還跟出去湊熱鬧被風吹著跑,都不在他關心的範圍內。

  果然跟隨隊長、相信隊長才是一切的真理。事後邊吃著肉包邊看喻文州安撫劍聖時,不只鄭軒,連宋曉跟徐景熙都默默這麼想。

  今天的藍雨依舊不安寧卻和平。

 

- - - - -

(吐魂)

 
评论(3)
热度(18)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