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全職用子博。
灣家繁體注意。
葉修本命。
主韓葉、黃喻。

© 荒。 | Powered by LOFTER

1203。

  醒來時天還沒亮,黃少天趴在床上伸手摸著尋找手機,時間不過五點。

  還早。

  就連平日練習都沒這麼早起過,今天難得的假日沒有訓練沒有檢討會沒有工作代言,毫無壓力痛快的假日,黃少天自個兒也不知怎麼就醒了。

  頂著睡亂的頭髮從棉被裡探出頭。還真挺冷的。翻個身又把頭蒙上,左翻又翻再繼續躺著也沒睡意,抓抓頭從床上坐起,他還穿著夏天的短袖短褲,一離開溫暖的被子雞皮疙瘩爬滿身,縮起身子雙手不停搓著手臂,雙腳套上夏休時跟大家一起買的塑膠拖鞋,啪搭啪搭走出房門拐個彎,跑到隔壁房門前。

  雖想這時間人八成也還睡著聽不見聲音,黃少天還是意思意思敲幾下門板才開門進去,進了人家房裡他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響,拖鞋擺在一邊直接踩在冰冷的磁磚地板上,壓低聲音罵了句我操,墊著腳尖小心翼翼沿著牆湊到房間主人的床邊。

  喻文州睡覺時總連頭都蓋著,就露個頭頂的髮旋在外面,冬天天冷這樣,夏天也是,改不掉的習慣,房間窗簾也是睡前拉上遮得一點光也見不得。房內一片黑黃少天只得用摸的稍微掀起棉被一點縫,人趕緊鑽進去免得冷空氣也跟著進去。

  棉被裡暖呼呼的,黃少天貼上熱源,手環上喻文州的腰。懷裡的人彎著背背對黃少天睡得正熟,黃少天冰冷的腳也搭上去,整個人巴在喻文州身上。

  「少天…?」大概是被突來的動靜和冰冷刺激,喻文州動了動,確認似的上身微微轉向背後,說話時帶著軟軟的鼻音。

  黃少天也不回應,輕輕在對方耳朵上一吻,鼻尖蹭著他的後頸。

  喻文州轉身和身後的人面對面,抱著黃少天給自己在對方懷裡喬好位置,額頭剛好在他心臟的位置,喃喃說著你好冷。

  隔著輕薄的上衣感受到戀人溫暖平穩的鼻息,黃少天收緊環在對方腰上的手臂,勾起嘴角輕吻喻文州的髮梢。

  「早安。」




- - - - -

先前看完兩情書後決定撒點糖給自己,結果放置到現在。o<-<

 
评论(2)
热度(15)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