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全職用子博。
灣家繁體注意。
葉修本命。
主韓葉、黃喻。

© 荒。 | Powered by LOFTER

1212。

前篇在這裡→




  聽見關門的聲音,黃少天才抬起頭,往門口的方向看了一眼。

  離開椅子他成大字趴在床上,不久前喻文州還被他壓在這張床上,指甲修剪圓潤整齊的手指緊緊抓著床單,臉埋在慘白的枕頭裡藏住喘息,光裸的背上是他留下的指痕,腰的部份最為慘烈。

  黃少天一直覺得可惜,即便拉起喻文州跟他面對面,喻文州仍會轉頭不看他,或是乾脆環抱黃少天的脖子把臉埋在手臂裡,黃少天依舊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有壓抑的喘息和呻吟在耳邊。反而加深衝動的欲望。

  他不曾親吻喻文州,嘴唇、甚至臉頰、胸口、背都沒有,那宛如戀人之間愛憐的行為他都沒做過。因為不需要。在兩人關係明朗化之前這一切都不需要。

  從床上爬起,套上被丟在一旁的連帽上衣,脖子繞著圍巾遮住半張臉,房卡塞進口袋,走出房間關上門,和喻文州的關係全被鎖在門的後面。

  走廊上沒碰到其他房客,黃少天雙手插在上衣的口袋裡緩慢走到電梯間。他仰頭看著數字不斷往上跳,在哪層停留的久、哪層快速跳過,就這麼看著數字跳動到頂樓後在往下來到他所在的樓層。

  電梯裡已經先站了一對男女,兩人站在裡面的角落,男的手摟在女方腰上,女子的手環著對方的脖子,小聲咯咯笑著。

  黃少天進電梯時不經意看了他們一眼,隨即站在樓層面板前,被修剪乾淨的指尖按下一樓的按鍵後關上門,他低著頭半張臉藏在圍巾裡。

  還真被關的密不通風。喻文州喜歡他,沒掩飾對黃少天的好,他黃少天想要什麼,只要是喻文州給的起的,就是要他掏心掏肺喻文州也照樣全掏出來給他看。就連心裡那條縫都設想周到,留個縫隙、小心翼翼的,不讓黃少天察覺其實那大門根本敞開隨時歡迎他,徹底滿足機會主義者抓準機會、征服對手時的快感。

  他開開心心鑽了進去,在裡頭任意把喻文州每吋血肉翻出來看,被人侍奉稱王,可那不過是術士精心安排的牢籠。黃少天越是揮著利刃傷害,以血肉為祭品形成的詛咒便將他纏繞的更緊。

  還真是栽了個大跟斗。黃少天自嘲的笑了笑。他想起有次耍賴想推掉晚餐的秋葵,可隊長不肯放過他,最後黃少天不小心脫口而出你不是喜歡我嗎?喻文州看著他笑,說是啊,接著反問:「那又怎樣?」

  是啊,那又怎樣。電梯門打開,他走出去直接朝著櫃台的方向去,把房卡交出去後走出飯店,接觸到外頭濕冷的空氣他縮了縮脖子。

  他伸手攔了輛計程車。不就是再次將對手逼到無路可退嗎?



- - - - -

1211還是1212都無所謂了。o<-<(早已偷懶多天

這個六日的CWT38寄生在朋友的攤子上,位置是1F靠牆的Q13,會有Zone11未販售完的《19》,除此之外這次沒新品也沒無料,就是個去佔空間的障礙物。_( :3」 ∠)_

 
评论(2)
热度(17)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