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全職用子博。
灣家繁體注意。
葉修本命。
主韓葉、黃喻。

© 荒。 | Powered by LOFTER

【喻黃喻】04.只有電腦螢幕作為光源的空間

寫在前面:

→御題出處:人工製品(Artifact)

【喻黃喻】03.不安與空虛的後續







  他飛也似的逃離喻文州的房間。

  黃少天回到自己的房間關上門,房內只有離開前沒關上的螢幕光源,就連窗外路上的流光都不是那麼清晰。

  他縮在門邊,回想喻文州的表情,先是裝傻反問,隨即又回到往常的隊長模樣,掛著笑臉叮嚀實質趕人。於是他順著隊長的意走了,喻文州的表情他記得清清楚楚,可那之後自己是什麼表情、有沒有道晚安都記不得了。

  就連在比賽場上他都沒這麼狼狽過。


  起身拉開螢幕前的椅子,螢幕的亮光照出黃少天一臉疲憊,目光落在擺在螢幕前的兩個小公仔,索克薩爾和夜雨聲煩,藍雨的基石與利刃。廠商各送了一組給他們兩人,拿到那天黃少天第一件事就是拆了包裝把兩隻公仔放在喻文州房內的螢幕旁,就和他自己房內一樣,說這是最顯眼的位置。但有件事黃少天沒告訴喻文州,他後來偷偷另外買了一組,把隊長房間裡的初代版本換成自己新買的。他知道這麼做一點意義也沒有,可就想自己買上一對,擺在喻文州房內最顯眼的位置。

  黃少天手裡拿著索克薩爾,角色本身的連帽長袍遮了一半的臉,只看見嘴角勾著像是在笑。拇指輕輕滑過索克薩爾的面頰。隊長也一樣藏著自己的表情。他想。他不僅想看這人笑、想看人生氣、想看哭泣的眼淚,但是喻文州在黃少天面前、在其他人面前,老是把自己最真實的情緒隱藏的好好,看得見表面卻猜不透他的心。

  但他總還是明白自己對喻文州來說是特別的。可以耐著性子聽黃少天連珠砲話不間斷,放任他一點一點霸佔專屬於喻文州的個人空間,總是早一點醒來叫黃少天起床免得賴床給隊員看笑話。他喜歡喻文州坐在床頭,修長的手指輕揉他睡亂的頭髮,還有沐浴在晨光下朦朧的身影。

  這時候的喻文州是專屬於黃少天一個人的。他喜歡這種獨占的感覺,有時候他還挺高興(儘管其他人嫌棄的要死)是個話癆,只要他往喻文州身旁一站,話匣子一開,不管原來旁邊有多少人立刻鳥獸散,接著只要隊長一聲「少天。」就會變回喻文州身邊那份安穩的靜謐。

  黃少天常想有沒有什麼方法能夠斬開他和喻文州之間的隔閡,儘管他能夠獨占──或說霸佔──隊長,但喻文州對他還是保持一段不遠也不近的距離。明明就喜歡我不是嗎?他恨死自家隊長如此小心縝密的戰術。這才不是他的戰術風格,怎麼就張新杰上身了?

  他關掉螢幕,摸黑倒在床上,索克薩爾還握在手中。明天不顧一切把想說的都說了吧,這次直接正面對決,就算被死亡之門抓住他也認了。




- - - - -

不管了。(丟筆)

 
评论
热度(4)
 
回到顶部